????这个世界,有这样一类人。

????他们的反应不快,语言组织能力很差,面对咄咄逼人的对手,每次吵架都会失败。事后回忆起来,他们的脑海里面总会充满对那个时候激烈辩论的各种巧妙应对,然而一旦到吵架的时候,却总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????甚至可能会被对手活活气哭。

????刘太尉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????退朝之后,高黎直接不见踪影。而刘太尉留在那里,气得浑身发抖。

????“燕南王,他简直欺人太甚!欺人太甚!”刘太尉吼道。一旁与他关系不错的同僚纷纷上前安慰。

????“刘太尉,咱们先离开这,别在这说。”一朋友好心说道。

????“你们说说,刚才这高黎都说些什么屁话?我身为陛下的太尉,陛下不给命令,我能自己随便动武吗?”刘太尉道。

????“那自是不能的。”

????“对啊!可你听听,他说什么主观能动性,这啥意思?哦?陛下没说话,我自己带着兵跑了。我算干啥的?知道的能说我是为国尽忠,不知道还以为我他娘的想叛乱呢!”

????“就是就是,太不像话了。”

????“还有说什么,抱薪者、谋福者、开路者,我怎么就没听陛下说过这话?!这分明就是他自己说的!这个不要脸的家伙,当着陛下的面敢给自己安上这么多名头,这得不要脸到什么地步?”

????“对对对,太不要脸了。”

????“还说什么要去我家门口堵着用鞭子抽我的鸟,我今天回去就把我的鸟都放在门口,我倒要看看,谁敢动我家鸟的一根羽毛!”

????“对!咱们把鸟都带过去!”

????“还有什么?你们都说说!”

????“还有……”

????“说!”

????“还有,下官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这高黎如此飞扬跋扈,陛下,却好像听不到看不见似的呢?”

????刹那间,刘太尉安静下来。

????刚刚被高黎一通臭骂点燃的热情瞬间冷缺下来。

????人在朝堂,升迁贬黜,除了自身努力之外,还有就是皇帝喜不喜欢你了。

????眼前刚刚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复杂,仅仅只是两个大臣吵架而已。在这朝堂之上,其实天天都有人吵架。可却从未出现过了两人吵了,一人被打了,却还安然无恙的事情。

????刘太尉沉默下来,不再说话,而是快步离去。返回家中,远远看到妻子,迎面走来,对书房使了个眼色。他面容更加冷峻,沉默走进书房,一人正背对着正门站在那里。此人身披斗篷,头戴兜帽,遮掩着面容。

????刘太尉走到近前,拱手道:“大皇子殿下,您可把我坑苦了。”

????那人回头,兜帽之下的面容,果然是大皇子楚文锦。

????楚文锦皱眉道:“我本意只是试探,我也没想到那高黎竟然真敢在父皇面前动手。”

????刘太尉一听楚文锦这么一说,顿时感觉自己脸上似乎还有点火辣。他低声道:“殿下全力支持我针对燕南王,究竟是何意图?在我看来,殿下应该与燕南王搞好关系才对。”

????楚文锦道:“我就是想看看,这个高黎,在父皇心目之中地位究竟如何。他这么一闹,我也就明白了。”

????刘太尉道:“那接下来我应该如何去做?”

????楚文锦道:“报官吧,毕竟看样子,父皇是护定这个高黎了。”

????另外一边,誉王府里,赤炎叟谈论起刚刚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,誉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刘太尉明面上谁都不支持,可背地里却是大哥的人,这一次他敢站出来,应该是大哥的意思。大哥可能是想试探一下父皇对这个高黎的态度如何,这也正好是我们兄弟们都都想知道的。”

????赤炎叟摇摇头,道:“你们啊,总感觉自己能算计你们的父皇。可你们根本就不知道,你父皇肯定早就想看穿了你们的心思,所以干脆将计就计,直接把高黎弄来。那高黎是个什么人?他连你父皇都不怕,还能怕一个小小的太尉?更何况,你们可别忘了,若是论狡诈,你们兄弟几个加一起都未必是那个高黎的对手。这一次他故意在朝堂之上大放厥词,就是算准了你们拿他没办法,故意气你们的。你大哥这一次,不聪明。”

????誉王道:“我帮高黎解决了苏查部族的威胁,这一次大哥又出昏招。至少我与高黎之间的关系,能改善不少。”

????赤炎叟道:“关系倒是能进一步,只可惜高黎这人太过于圆滑。想要拉拢,必须一步步来,动作稍微快那么一点,都既有肯能会让他警觉。”

????誉王道:“老师放心,我对高黎的支持,势在必得!看父皇对高黎这态度,我也便知道,能否争取道高黎对我们的支持,便意味着我们成否成为新皇!”

????誉王兴高采烈地走了,赤炎叟却忧心忡忡。因为以他对皇帝的了解,皇帝不可能会做出这么明显的局,可这位皇帝究竟在做什么,他真心猜不透。

????皇帝离开,高黎也走了。没走多远,便被一位内侍拦住。不用问,定然是皇帝有请。

????对于这位总是喜欢搞些花花道道的皇帝,高黎多少也算有所了解了,对此他毫不意外。

????蹲在皇帝的御书房外等了好一会儿,换下朝服的皇帝这才出现在高黎面前。本以为会进御书房,结果皇帝却对高黎说:“陪朕走走。”

????高黎道:“是。”

????能够看出,皇帝心情极好,满脸笑容,虽然不知道他究竟在高兴什么,不过想来也定然与今日朝堂之上的事有关。

????“高黎啊,依你看,咱们武国,最缺少什么?”皇帝突然问道。

????高黎想了想,说道:“银子吧。”

????皇帝哈哈大笑,道:“不愧是掉进钱眼里的高黎,张嘴就是银子。”

????高黎道:“毕竟银子是一切基础,没有银子做保证,什么都不可能有。”

????皇帝点点头,道:“是了,银子固然重要。可朕要的说,不是这件事。”一边说着,皇帝在高黎面前握紧拳头,道:“我说的,是权力,朕的权力。”

????“臣不解。”

????“好了,你在朕面前不要臣臣的,你也不是我的臣,你也没打算当我的臣,换个词!”皇帝挥挥手。

????“我不知道。”高黎说。

????“先皇留下的祸根啊,这朝堂之上,朕想要推行点什么新政,搞点什么新法,一群人喋喋不休,大吵大闹,甚至敢在朕面前吹胡子瞪眼摔桌子砸板凳。倘若是真为了江山社稷也就罢了,可他们谁没点私心。满肚子的私心,看上去是为了朕,为了这个江山,实际上都是为了他们自己!”皇帝说道。

????哦,原来是嫌自己的权力不够啊。

????对此,高黎其实没啥感触。也许一般人以为皇帝是个挺风光的活计,可以高黎有限的历史知识里,真正风光的皇帝也就那么几个而已,其他的皇帝,那简直就是比惨大会。

????就比如安史之乱后的那些个皇帝,一个不如一个,到后来皇帝谁来当都得由宦官说的算。天下政策也都是出自宦官之口,那些个皇帝当的才叫真正的憋屈。而眼前这位陛下仅仅只是不想跟人商量而已。

????这种事。

????关我屁事?

????高黎就听着,也不说话。

????“高黎,你说说看,有可有办法?”皇帝问道。

????“有啊。”高黎笑道。

????“哈,我就知道你小子办法多。你说说看,有什么办法?”皇帝问道。

????“谁敢在朝堂之上废话,就直接推出去砍了。什么叫帝王之怒,什么叫天威莫测?一个不满杀一个,两个不满杀一双,全家不满杀全家!不用多,根据我的估算,您杀他个几百人,从此以后,保证朝堂之上,你说啥是啥,没人敢说半个不字。”高黎道。

????皇帝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:“高黎,我在很认真的问你。”

????高黎道:“回陛下,我也在很认真地回答。”

????皇帝说道:“朕只是要推行朕的新政,却受到重重阻碍,朕可不是要当个暴君。”

????高黎道:“陛下想要无人违抗,那就只能杀人。或者,陛下可以试试给那些大臣们银两贿赂一下。”

????皇帝笑道:“你这家伙还真离不开银子了啊,我是皇帝,哪有皇帝贿赂大臣的道理?”

????高黎道:“天下之人,熙熙攘攘;既为利来,亦为利往。既然他们谋私利,陛下便给他们点私利便是了,岂不是比起在朝堂之上吵架舒服多了?”

????皇帝说道:“今日有人为私利与朕争吵,朕退让了;那明日便会有更多人向朕寻求私利!难道朕还能不断退让吗?”

????“所以啊。”高黎笑道,“杀光便是,轻松简单,一了百了。”

????皇帝哈哈大笑起来,摇摇头,道:“你啊你啊,你真的是比什么人都更能说服朕。关于此事,其实我与很多人都说过,他们对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说得天花乱坠,可无论是谁,说的都没有你说的这几句话管用。绝对听话的臣子会让朕败坏掉这个江山,可想要在那些人之中分辨出忠臣和奸臣来,又需要耗费太多精力。这个皇帝,还真难当啊。”

????高黎道:“所以啊,我真的是由衷敬佩您。”

????皇帝点点头,一边走着,一边说道:“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;为大众谋福者,不可使其孤军奋战;为他人开路者,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。这几句话,朕不记得说过。”

????高黎道:“陛下您没说过,这是我说的,可这种话从我口里说出来,不好听。”

????皇帝笑道:“可这几句话,却给朕坐实了明君形象。你这家伙啊,脑子快,胆子大。竟敢当着朕的面抽刘太尉的嘴巴子,你说是你怎么想的?”

????高黎道:“我没怎么想啊,反正陛下您把我弄去就是想让我整点事端出来,思来想去,能在朝堂之上做出来的最大事端,也就是打架了。我哪想到那位刘太尉如此沉得住气,我给他一个嘴巴子他都没动手。本来还想给陛下您表演一套我的格斗手段来着。”

????皇帝摇摇头,道:“刘太尉的事情,无论是谁出的馊主意,这个做法都不太聪明。那人在试探朕,也在试探你,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在试探朕。他想知道,朕对你能容忍到什么地步。”

????高黎笑道:“多谢陛下容忍。”

????皇帝也笑了:“今天的事本就是做给人看的,所以你稍微有些过火也就算了。下次,你可千万倍在朕面前打人家嘴巴子了。”

????高黎说道:“应该没有下次了。”

????“说说西疆的事。”皇帝换了话题。

????“我的人去那边探亲,被抓来了,等陛下放我走的时候,我就去西疆看看。”高黎道。

????“莫非,你打算顺便帮我解决掉圣龙的难题?”皇帝竟然对高黎满脸期待。

????“我尽量吧。圣龙个是拜火人共祖,摸不得碰不得,只能等我到那边解决了我家的事和拜火人深入交流探讨一番再说吧。”高黎道。

????“有你在,我放心!”皇帝拍着高黎的肩膀说道。

????有你这说法,我就更不放心了。

????第二天,刘太尉家里人果然跑到京兆府把高黎给告了。结果京兆尹表示打架的又不是高黎,而是那条驴,肯定不能传召高黎啊。于是在京兆府里出现了神奇的一幕,一群来自刘太尉家里的人与一条驴对簿公堂。当日,前来看热闹的百姓将京兆府寄了个水泄不通。大家都想看看这一次别开生面地升堂。好消息是,神俊驴良好地继承了高黎的语言和思维模式,又招来了不少围观群众,替自己证明。毕竟这一次事实清楚,神俊驴是正当防卫,既然是正当防卫,自然也就不用负担任何责任。于是,神俊驴被当堂释放。

????不过在朝堂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,身为双方都要先跪,以视尊法。对于驴子究竟是应该是前蹄子跪还是后蹄子跪,难住当堂不少人。

????毕竟若是按照分类,前蹄子应该是手。那不算跪,可驴子的后蹄子,没有往前跪的能力。

????最终以双方都不跪而告终。

????结果这件事却在京城里引起了一拨不小地讨论热度,不少闲着无聊的人开始都在思考,驴子究竟怎样,才算跪?

????就在这讨论声中,高黎他们踏上了前往西疆的路。